主耶穌,你美麗奪了我心

1
主耶穌,
你美麗奪了我心,
我全心向你完全敞開;
釋放我,
脫離宗教的義務,
只讓我永遠享你同在。
當我在此注視你的榮耀,
我的心充滿了你榮耀;
浸透我,主,
我今懇切求禱,
以你靈與我靈永相調。
2
光照者─
我的天何等明亮,
我看見人子在寶座上;
聖別者,
以神的火焰燒我,
直等我因你灼灼發亮!
主,當我初次
看見你榮耀,
自愛與誇耀同歸羞慚;
今我心湧出愛戴與頌讚,
品嚐你名裡一切肥甘。
3
寶貝主,
我將真哪噠香膏,
為你愛,欣然打破傾倒,
我的主,
我前來膏你的頭,
看哪,主,
為你我獻上好。
親愛主,
我甘願為你枉費,
愛著你,我深處就滿足。
為著你,
貴重油我早豫備,
要將愛從心深處倒出。
4
良人哪,
快來到香草山上,
我切慕與你早面對面。
主,請喝
我心所流出之泉,
我巴望永遠在你身邊。
我並非單獨的來愛你,
主,乃是與
眾聖作你新婦;
快來罷,
我們愛已經久等,
主耶穌,願意你得滿足。
10
高越

西雅图

主啊,你的美真的夺了我心。这首诗歌是我结婚聚会选的诗歌,每次唱都有更新的感动


Paul Lin

Taipei, Taiwan

膏油塗抹使我們親近主!

今天在我们里面,生命的律顶替了旧约的律法;圣灵膏油的涂抹,顶替了旧约的申言者。我们虽然仍守律法,但不是守外面的律法,乃是守里面的律法,这个律法就是神的生命。圣灵在我们里面,作膏油涂抹,就是我们的申言者。

我们能不能是别人的申言者呢?比如,有位圣徒想去一个地方,他就来与我们交通:“可以不可以请你替我寻求神,我该不该去那个地方?”…他问我们当然不对,我们不该作他的申言者,但是他问自己也不对,因为他不能作自己的申言者。那么他该问谁呢?他应该问他里头的膏油涂抹,他里头的膏油涂抹就是他的申言者。召会的负责弟兄不是我

们的申言者,同工也不是我们的申言者;我们更不是别人的申言者。

那个感动人作申言者的灵,就是膏油涂抹到人身上作申言者的。那个膏油已经涂抹到我们里面,所以我们再也不需要什么代表人物,来作我们的申言者。…在旧约时代,是神的灵临到一些人,只感动他们在那里作人的申言者。…旧约感动人作申言者的那灵,今天已经作为膏油涂抹进到我们里面,亲自、直接作了我们的申言者。(再论生命的认识,

二一二至二一三页。)


黄姊妹

长沙

看見祢榮耀,

自愛與誇耀同歸羞慚!


唐姊妹

桂林

哦主啊!爱着祢,我深处就满足!


马姊妹

北京

哦主,释放我脱离宗教的枷锁!


高越

西雅图

主,谢谢你早已为我预备。

主,我切慕与你面对面。

主,我愿永远在你身边。


Jiapeng Zhang

San Diego, California, United States

良人啊,我切慕见到你,享受你的安息


Chen

San Diego, CA

主我们爱你,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

(希伯来书12:1, 4)


Jack

每一天 所渡過的每一刻 我得著 能力勝過試煉

我倚靠 天父周詳的供應 我不用 再恐慌與掛念

祂的心 極仁慈無可測度 祂每天 都有最好安排

不論憂或喜 祂慈愛顯明 勞苦中 祂賜安泰

每一天 主自己與我相親 每時刻 賜下格外憐恤

我掛慮 主願安慰與擔當 祂的名 為策士與全能

祂保護 祂的兒女如珍寶 祂熱心 必要成全這事

你日子如何 力量也如何 這是祂 向我應許

幫助我 當我在困難危急 讓我全心 信靠祢應許

讓我享受 祢安慰的甜蜜 教導我 祢神聖的話語

幫助我 當困苦艱難來臨 牽著我 就像慈父的手

每一天每一刻 飛逝無影 引導我 進應許之地


陳乃聖

台中市

主耶穌是我們的榮耀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