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当住在神的翅下

1
应当住在神的翅下,
神必定顾念你;
任何遭遇不要惊怕,
神必定顾念你。
  神必定顾念你,
时时顾念,处处顾念,
祂必定顾念你,
神必定顾念你。
2
时因困难心中失望,
神必定顾念你;
时遇险恶无处隱藏,
神必定顾念你。
3
无一祈求祂会推諉,
神必定顾念你;
所有需要祂必豫备,
神必定顾念你。
4
无论你遇何种试炼,
神必定顾念你;
疲倦的人,靠祂胸前,
神必定顾念你。
1
Paul Lin

Taipei, Taiwan, Taiwan

彼前五6 ~ 7『所以你們要謙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使祂到了時候,可以叫你們升高。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爲祂顧念你們。』

〔彼前五章六節〕的『要謙卑』,原文爲被動式,指明神使我們謙卑,這主要的是藉着逼迫的苦難。(10。)然而,這需要我們與神的工作合作;我們必須甘願在神大能的手下成爲謙卑、卑微的。因此說『要謙卑』。『謙卑』是被動的,而『要』是主動的。當神行動,在我們身上工作時,我們需要採取主動,讓祂在我們身上工作;採取主動是主動的,讓祂工作是被動的。這就是我們甘願服在神的手下,神的手是有大能爲我們作成一切的。

神也許用逼迫使我們謙卑。事實上,神爲着這目的,也許用任何一種苦難。好事臨到我們,我們也許就成爲狂傲的。但苦難或逼迫也許幫助我們謙卑。例如,一位弟兄也許因失業而謙卑。一個學生也許因爲得到比他所期望的分數低而謙卑。這個學生若得到高分,他多少可能被高舉;但他若得到低分,就可能謙卑。…我們也可能在家庭生活中經歷一些事情,叫我們謙卑。某位弟兄、姊妹的兒女若很傑出,作父母的也許就成爲狂傲的。但兒女若給他們造成問題或難處,這就會使作父母的卑微。同樣,一位青年弟兄的父親若在工作上有非常高的地位,這位弟兄也許就很狂傲。假定他父親是公司的董事長,或着名大學的校長,這位弟兄必定會以他父親的地位爲傲。但假定他的父親是看門的,所受的教育非常有限;這位青年弟兄知道他的父親有這樣卑微的地位,這也許使他卑微。因着他的父親沒有崇高的地位,就使他謙卑。

〔彼前五章七節〕這裏的『卸』字,意思是拋給神;卽交託與神、讓給神。這動詞的時態指明一勞永逸的舉動。『一切的憂慮』這辭,指明我們一生全部的憂慮,我們整個人生及其一切憂慮,都該卸給主。我們需要學習如何將憂慮的重擔拋給神。憂慮的重擔現今也許在我們自己的肩膀上,但我們該將這重擔從我們的肩膀卸給神。

雖然動詞『卸』指明一勞永逸的舉動,但因爲我們輭弱,我們也許需要一再的將憂慮卸給神。有時候我們將憂慮卸給祂,但不久以後,又偷偷的拿回來。這是我的經歷。我也許將憂慮卸給主;但幾天後我也許察覺,我已經把這憂慮拿回到自己身上,所以我需要禱告:『主阿,赦免我把這憂慮從你拿回來。我要再一次將憂慮卸給你。』…有時候我對主說,『主,我不但將今天的憂慮卸給你,也將未來豫料會有的一切憂慮卸給你。主,我豫料許多憂慮會來臨;我現今要將這一切要來的憂慮交給你。』

『憂慮』原文也是擔憂或罣慮的意思。在逼迫中,信徒的苦難使他們擔憂罣慮。他們不僅需要成爲謙卑的,從狂傲、高傲被帶到低微,更要將他們的一生及其憂慮卸給神,因爲祂對他們不僅是大能、公義的,也是慈愛、信實的。…我們可以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主,因爲祂顧念我們。顧念,或作關心。管教並審判人的神對信徒,特別對受逼迫者有愛的關切,祂信實的顧念他們。他們能將憂慮卸給祂,特別是在受逼迫的時候。